马云创业故事:企业减负一年间:减负红包落地,活力逐步释放!是兼职专题资讯文章

哂笑年少 网上副业 2020-07-31 02:53:14 0

  “营改增后,公司的税负显著下降,加上少缴纳的以增值税为基数计算的城建税和教育费附加,与原营业税行业税负5%相比,下降3个百分点,每年可减负7000万元。”谈及今年的营改增时,北京西贝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楚学友这样对记者说。

  东莞市中泰模具股份有限公司拥有100台以上的CNC加工设备、20台冲床等耗电量较大的设备,每个月的用电量达到100万度。谈到降成本方面,该公司负责人表示,政府在用电方面提供的优惠和帮扶政策,让企业的整体成本得到很大改善。

  降成本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之一,今年以来,从中央到地方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在这些政策作用下,降成本的政策红利初步显现。数据显示,前10个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5.85元,比上年同期减少0.17元。作为降成本的一项重要举措,营改增1~10月整体减税3717亿元,预计全年减税总规模将超过5000亿元。在当前经济形势下,可有效降低企业成本,激发市场活力。

  着力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

  “研发技术服务纳入营改增政策抵扣范围,极大地鼓励了企业通过增加科技投入来提高产品与服务的附加值。”江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该公司利用这一政策积极引进新技术,开发新产品,截至今年8月底,共采购技术研发服务14.55亿元,可抵扣税额8733万元。

  今年以来,国务院和地方都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降低企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在2月28日印发《关于第二批清理规范192项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的决定》后,国务院又于8月22日印发《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再次给企业发“减负红包”,提出了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的措施。其中包括合理降低企业税费负担,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落实好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等。

  “进项抵扣增多,比如物流费用、燃油费用、劳保用品费用以及日常经营中发生较多的差旅费,都可以参与抵扣了,这对于减少企业税负有很大影响。”青岛伊凡诺思传动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杰告诉记者。

  然而,不容忽视的是,尽管我国一直在减税降费,但当前企业负担不轻、综合成本不低仍是不争的事实。

  今年5月,《人民日报》对53家制造业企业的成本状况调查显示,最难降又最应该降的成本,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因为,原材料成本占比大,但近年来价格基本稳定;人工成本上升明显,但这是大势所趋;而制度性交易成本种类繁多、弹性较大,还暗藏着“灰色地带”,正成为当前企业的最大困扰。

  什么是制度性交易成本?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记者,企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是指企业在遵循政府制定的一系列规章制度时而需要付出的成本,如各种税费、融资成本、评估检测费用等。这些成本企业靠自身努力无法降低,只有依靠政府深化改革,调整制度。

  据了解,制造业企业投资生产经营的每一个环节,都有不少审批、核准、评估、许可、认证、检验、检测等环节,政府部门设权、中介机构评估、关联企业收费的管理模式让不少企业感觉负担重。

  “比方说以前政府做的事情,现在会让中介去做,结果中介收费比政府收费还多。”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王朝才说。

  对此,中国社科院经济学部12月19日发布的《2017年经济蓝皮书》指出,从长期看,有必要降低增值税税率尤其是制造业的增值税税率,并且要进一步大力清理不合理收费为企业减负。

  事实上,日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明确,在降成本方面,要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

  电力和物流成本有所减轻

  制造业企业多是用电大户,电费是企业成本中的一大块。河南一家复合材料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说,电费占到该企业生产成本的30%以上,最多时每月上交电费1000多万元。

  “通过参与电力直接交易,不同程度上降低了生产中所使用的电力成本。电力像其它商品一样也走向市场了,购电价格也降低了。”空气化工产品(中国)投资有限公司高级战略采购经理张献忠说。

  作为较早进行电力改革的地方,目前广东电力市场交易活跃,价格也日趋合理。南方电网公司副总经理杨晋柏表示,相对独立的电力交易中心确保了交易的公正公平公开,激发了市场活力。南方电网公司区域包括广东在内的五省区,通过输配电价改革、落实煤电价格联动、开展市场化交易等,累计为用户节约用电成本241.5亿元。

  降低电力成本对处于困境中的大型企业产生了积极效果。有专家表示,电解铝的生产成本构成中,电力成本约占40%,以生产一吨电解铝平均1.38万度电简单测算,一度电成本降低1.8分,将直接降低电解铝企业248.4元/吨不等的生产成本。

  但目前还有企业反映称,企业在向售电部门申请变压器安装容量后,不论企业该月是否用电,供电局都会依据装机容量向企业收取变压器基本电费,这不太合理。另外,还应针对电价里的5项附加费用实施“瘦身”。

  物流成本过高一直让很多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感到困扰。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徐冠巨表示,我国物流成本占生产成本的比例高达30%~40%,而这个数据在发达国家,占比只有10%~15%,现在企业很大一部分利润是被物流吃掉了。

  记者注意到,在降低企业物流成本方面,各地也积极行动。

  在青岛胶州,随着青岛中铁联集集装箱中心站多式联运班列的开通,海关和国检的进驻等,则让企业物流成本大大降低。“每个标箱节省费用300元,一年就能省出上千万元。”青岛胶州市铁建燃料有限公司负责人郭永刚对海铁联运带来的“红利”深有感触。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尽管在降低物流成本上,国家和地方出台了不少政策,但许多企业仍觉得“不解渴”,反映当前物流成本依然偏高,比如不符合规定的收费项目依然存在,一些到期的收费项目仍然继续收费。

  社保缴费压力有待进一步减轻

  企业社保负担过重、影响职工收入的问题一直备受社会关注。

  “我们每个员工的平均月薪约8000元,可扣除‘五险一金’和个税后,员工拿到手才6000元左右,企业的实际用工成本为11000多元。‘五险一金’费率高导致员工拿得少,另一方面也加大了我们企业的负担。”今年3月,北京一家零部件加工企业负责人曾对《工人日报》记者说。

  51社保创始人余清泉已经从事了10多年的“五险一金”代理工作。他注意到,初创企业、小微企业往往存在着社保、“五险一金”缴纳不合规的现象,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承担的“五险一金”、其他行政事业性收费等成本负担重。

  “很多企业的人力资源经理都感叹不敢涨工资,因为一涨就要交很多费用,社保、公积金、残保金等都是跟企业挂钩的。”余清泉说。

  对此,今年4月下发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关于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的通知》提出,从2016年5月1日起,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超过20%的省(区、市),将单位缴费比例降至20%;单位缴费比例为20%且2015年底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可支付月数高于9个月的省(区、市),可以阶段性将单位缴费比例降低至19%,降低费率的期限暂按两年执行。

  据云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有关人士透露,该省整合人社政策资源服务企业发展,通过社保缓缴、降费、补贴等政策措施,截至12月,已为企业减负43.09亿元。

  不过,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随着每年社会平均工资的上涨,社保缴费基数“年年上涨”成为常态。而在各地陆续上调社保缴费基数后,费率下调的效果部分被抵消,需要有关部门进一步研究予以解决。

版权声明

本文主要提供马云创业故事相关信息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曰本真人免费做爰视频